翻頁   夜間
筆趣庫 > 黑金霸主 > 第三二二章 快刀斬亂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庫] http://www.zibrt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是全世界距離最近的兩個首都,兩個分屬不同國家的首都距離只有兩公里,中間只有一條河。

    而兩個國家的總統府,距離也不過只有三公里。拿一個望遠鏡,就能從這邊看到那邊的動靜。

    但是這兩個國家,本來是同根生,卻因為曾經被不同的歐洲國家占領,在兩個國家之間人為地制造了許多磨難和戰爭,如今一直勢同水火。

    扎伊爾是非洲第二大國,擁有非洲中部最大的原始森林,還有豐富的銅礦和鈷礦。

    但是由于蒙博托的野蠻統治,這個國家的軍事實力卻不值一提。

    安國至今不過五萬正規軍,以前軍隊更少,總人口只有他們的三分之一,卻能打的他們哭爹喊娘。

    車隊來到總統府,走進了大廳,帶著豹紋帽的蒙博托等在偏殿門口。

    他與阿美尼亞的三界總統都有密切的私交,經歷風雨多年。約納斯雖然算是一個富豪,但是也并沒有放在他的心上。

    他在偏殿門口迎接約納斯,已經是格外給面子,而且給的不是約納斯面子,而是利益集團的面子。

    利益集團就像一個職業緊密的QQ群,里奇和格林是群主,但是對成員沒有約束力。

    許多群友,都是實力更強的行業霸主或者是國家霸主。

    他們給里奇面子,是因為里奇創造了這個群,而且這個群主無可替代。

    但是不代表里奇就能對他們指手畫腳。

    約納斯加入這個群體的時間不長,但是已經表現出來了極大的潛力。

    他用金融投資銀行把大部分群友拉攏了住,里奇和格林還在為他造勢。

    壟斷安國的石油開發,約納斯從里奇那里借勢,撬動了利益集團這個杠桿,利益集團壓上之后,才能有跟東西方陣營掰手腕的機會。

    光憑這一點,大部分成員都不會輕易與約納斯作對。

    許多成員有自己的立場,只能拉攏相同陣營的其他人。

    像桑托斯跟蘇聯走的近,蒙博托跟阿美尼亞走的近,他們之間就不可調和。

    而約納斯他們不同,他們這些中立陣營本身就緊緊抱團,跟兩邊的陣營也都能直接建立關系。

    像蒙博托想要把扎伊爾的鐵路線,連接上安國的鐵路線,將礦石直接運到出海口,這件事就必須通過約納斯這樣的中立陣營來作為中間人來談判。

    作為中立陣營推出來的繼承人,或者說是代理人,約納斯自己的面子不夠,也能讓蒙博托這樣的總統重視。

    不過,他畢竟比約納斯大了三十多歲,又是一國總統,不可能直接到門口迎接,偏殿門口迎接已經是很尊重了。

    蒙博托的身高不高,看起來也很慈祥,只有一雙眼神,才能略微看到他的陰鷙。

    “歡迎你來扎伊爾做客,約納斯。”

    “謝謝總統閣下的邀請,我也很榮幸能見識到這個美麗的國家,我相信這會是我人生經歷中難以忘懷的一段。”

    陪同蒙博托歡迎的除了幾位扎伊爾高官,還有里奇國際在這里的幾位聯絡員。

    不過讓約納斯略感遺憾的是,他最想見的威利斯特霍特因為目前人在加丹加,臨時過不來。

    他今天來扎伊爾是臨時起意,如果不是索約港機場遭到襲擊,這個時候,他應該在卡賓達。

    在國際上,蒙博托臭名昭著,但是每個能成為一方霸主的人,都不能簡單地用媒體的評價來貼標簽。

    比如現在在約納斯面前表現出來的蒙博托,絕對是一個口才一流,見多識廣,對許多國際事務都有著充分認識和思考的智者。

    能夠從扎伊爾北部原始森林中走出來,成為一個國家的總統,獲得阿美尼亞歷任總統的大力籠絡,這個人絕對擁有超強的能力。

    初次見面,兩個人就扎伊爾豐富的礦產開采,加工,運輸,進行了充分的交流。

    加丹加是世界最大的銅礦區之一,這里的伴生鈷礦占據了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儲量。

    七十年代初,蒙博托開始國有化進程,到了七十年代中期,由于全球銅價暴跌,扎伊爾國家瀕臨破產。

    74年,銅的價格達到了每磅一點四美元的歷史最高點,隨后開始下跌。75年,銅價跌到了每磅五十三美分,到77年達到了最低點的四十一美分。

    與此同時,原油的價格卻大幅度上漲,糧食價格也不斷攀升。

    原本富裕的扎伊爾沒有足夠的外匯來支付必需品的進口,國內基礎物資價格大幅上漲,燃料短缺,政府收入銳減,債務加劇。

    加上蒙博托沒收外國企業后對工業,農業的干擾,使得扎伊爾的經濟陷入困境。

    75年,扎伊爾政府已經無力償還到期的外債,外債總額也達到了30億美元。

    到了十年后的今天,扎伊爾由于信用破產,西方銀行再也不敢借錢給扎伊爾,政府舉債越來越重。

    如今這個國家,雖然還有數十萬的軍隊,但是這些軍隊因為逃兵太多,已經完全沒有戰斗力。

    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連安國的幾萬人都打不過,失去了自己的大部分出海口。

    蒙博托現在最想做的就是重新振興國內的礦產加工業,但是他在國有化進程中的惡劣形象,沒有投資者敢再信賴他。

    加丹加位于南部非洲的大陸中部,如果在當地發展礦產加工,直接出口粗銅,肯定要比出口礦石要劃算的多。

    但是沒有礦產公司敢到扎伊爾投資,只敢通過里奇購買礦石。

    蒙博托很清楚約納斯是里奇欣賞的后輩,未來在利益集團內部會有很大的話語權。何況,約納斯的金融投資銀行本來就拉攏了大部分成員。

    所以蒙博托對約納斯非常重視,沒有因為他的年輕而怠慢,也沒有逼著約納斯來投資。

    真的說起來,他比約納斯可能還要有錢,只不過,那是他自己的錢,跟國家的錢不同。

    他自己都不肯拿錢出來,又怎么可能讓約納斯投資。

    對他來說,利益集團在未來也是他的重要退路。

    約納斯也“開誠布公”地解釋了自己這次意外來訪的主要原因,實際上,從約納斯到金沙薩來,蒙博托就應該已經了解到了索約港發生的戰斗。

    獲知約納斯最近幾天沒有什么安排,要留在非洲等消息,蒙博托就熱情邀請約納斯到他故鄉巴多里特的行宮去度假。

    約納斯婉拒了一番,卻不過盛情,接受了他的邀請。

    當約納斯乘坐私人飛機來到距離金沙薩七百公里之外的巴多里特,真正見識到了一個毒菜者的淫奢生活。

    這個位于非洲叢林之間的小城,有一個不符合其地位的機場,可以起降任何型號的飛機。

    而蒙博托的行宮,建筑面積都超過了一萬五千平米,由兩棟主建筑組成,中間還有一個兩百米的全玻璃走廊相連。

    兩座主建筑之間,是風情濃郁的歐洲花園,里面種植了各種精品花卉,各種野生動物形成了一個動物園。

    在這個莊園里面,能在這個時代享受到的一切都有,除此之外,還有十幾名星怒專門款待重要客人。

    這些星怒大部分從小開始培養,除了伺候男人,什么都不懂。

    知道約納斯有些許潔癖,蒙博托就安排了兩個白人處女來款待他,讓約納斯頗有些樂不思蜀的墮落。

    除了女色,這里最有樂趣的活動當然是打獵。

    扎伊爾擁有物種繁多的野生動物,不管是長頸鹿還是大象,羚羊還是犀牛,只要約納斯愿意,沒有不能獵殺的動物。

    抱著AK或者獵槍,任何動物都不是人類的對手。

    當然,約納斯并沒有不務正業,他的一條條指令傳達了出去,關于他在羅安達遇襲,反政府軍攻打索約港的調查報告,源源不斷地通過電報傳了過來。

    而在卡賓達,關于各大已發現油田的勘察,凱恩安保部隊的訓練,以及讓安德烈夫增派五百雇傭兵的計劃,都在順利實施。

    不知道是不是約納斯躲在非洲原始森林里面讓幕后黑手們意料不及,各方面的調查,都沒有顯示任何異象。

    可越是這樣,約納斯的心里越沒有底,如果不能發現敵人,再強的手段也施展不出來。

    但是他并不擔心,因為他知道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主動權始終在他的手中。

    九月九日,約納斯通過休伯特以EOT石油公司和越洋鉆探石油服務公司的名義,向外界透露了安國海域八座油田的開發計劃。

    這一舉動立即引起了業界的轟動,不僅數十位歐洲石油大亨們力道羅安達,就連殼牌,道達爾這樣的公司,也立即派人抵達羅安達。

    九月十日,約納斯與斯特霍特一起從巴多里特出發,抵達羅安達。

    接受了蒙博托的熱情服務,約納斯也接受了蒙博托的委托,就鐵路并線計劃重新與安國政府軍以及反政府軍進行談判。

    桑托斯這邊很好辦,他跟蒙博托一樣,雖然分屬不同的陣營,但是因為威望高,他們有一定的自主權,都有發展國家經濟的雄心(個人永遠在前)。

    但是薩文比就不一樣了,約納斯很清楚他很快就會進入梟雄末期,而如今他是氣勢正盛的時候。

    因為他的破壞,安國的三條鐵路線全部停運,這個時候,他是不會允許鐵路運輸成為桑托斯的助力的。

    所以約納斯對談判毫無信心,只是應付差事。而斯特霍特滿懷壯志,想要依靠卡住薩文比的鉆石銷售來說服薩文比。

    約納斯不想充當先知,就讓斯特霍特再興奮幾天。

    就在約納斯抵達羅安達的前一天,安德烈夫安排五百雇傭兵乘坐飛機抵達羅安達。

    雖然他們暫時沒有配備軍車和武器,但是在安國的蘇聯軍代表,將之前援助安國的武器和軍車分配給了他們一部分。

    約納斯抵達羅安達的時候,受到了最嚴密的保護。

    當約納斯入住了羅安達半島的海濱酒店,那艘他之前購買的科尼級護衛艦直接來到了半島防護。

    這艘科尼級護衛艦可以說是南非洲西海岸最先進的戰艦之一,在這片海域,它根本沒有對手。

    看到這種陣勢,約納斯真正感覺到自己變成了一個大人物。

    當然,在其他人眼中,他更像一個張揚的年輕人。

    不過,年輕本來就要張揚一點,一直跟個老陰比似的躲在背后算計,他可能永遠不是那些老江湖的對手。

    他就是要用實力來破壞針對他的陰謀。

    當這樣的陣勢擺出來,果然風平浪靜,他意料中的變化并沒有出現。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沒有用武之地。

    九月十一日,在羅安達半島的下榻酒店,約納斯召開了安國石油開發計劃的第一場招商大會。

    已經發現的八座油田的詳細資料都送到了每個來賓的手中,但是這場招商大會并沒有采取價高者得的拍賣策略,而是按照利益關系進行了分配。

    意大利埃尼石油,法國道達爾,英荷殼牌,獲得了三座油田的開發權。

    安國石油公司獲得了一塊油田的開發權,但是因為他們沒有海洋石油開發技術,越洋鉆探將會成為服務商。

    剩下的四座油田全部分配給了利益聯盟成員,而且只有關系親近的公司和成員之間,才能分配在一起,杜絕以后因為開發石油引起矛盾。

    石油開發并不是排排坐分果果,中間涉及的問題非常復雜,像越洋鉆探,就成為了五家石油公司的服務商,這里面的利益分配,都需要長期的談判。

    沒有獲得油田開發權的石油公司與個人,約納斯并不是忽悠他們,因為這片三萬平方公里的海域里,還有最少三十座油田。

    雖然這些油田還沒有找到,但是約納斯已經向他們承諾了后期的分配歸屬,并且按照優先程度的不同,進行了排位。

    也就是說,哪怕沒有發現的油田,一旦發現,就有了歸屬。

    有人想要對他下手,破壞安國石油開發計劃,那也就別怪他直接把利益分配出去,讓他們竹籃打水一場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澳门百乐坊b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