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庫 > 腹黑竹馬:小青梅,吃不夠!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不想見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庫] http://www.zibrt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七點鐘,歐文下樓去準備早飯的時候,看到了桌上的字條。

    “我去非洲找二哥,兩天后回,下午四點下飛機,到時聯系。”

    歐文皺著眉毛,實在沒明白顧念這是要干什么去。

    找孫昊騏?

    找他干嘛??

    直到吳迪打著哈欠走出門,瞇著眼睛輕聲和他抱怨:“我怎么突然發現我有點兒認床呢?這一覺睡得特不踏實!”

    歐文朝她揮了揮手里的紙條,嘆了口氣說:“念念出去了。”

    “出去了?”吳迪納悶兒的看著他,順勢從衣兜里拿出個小本子,翻看了一下顧念的行程安排說:“她今兒沒什么事情啊,買早點去了?”

    歐文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她去非洲了。”

    “非洲?!”

    吳迪的聲音都變了,她三步并作兩步跑到歐文身邊,拿過紙條看了一眼,眉頭也跟著緊皺了起來。

    她茫然的看向歐文,“她要回帝都我都覺得正常可以理解,但是她去非洲干嘛啊?”

    歐文也搖頭:“不知道。”

    飛機降落的時候,天很藍。

    顧念戴上墨鏡,拉著自己的行李箱快步往外走著。

    機場外,孫昊騏靠在一輛稍顯破舊的吉普車上等她。

    瞧見她出來,孫昊騏快步過去接過了她手里的行李箱。

    近四年沒有見面,孫昊騏比之前黑了些。

    他嘆了口氣,伸手揉了揉顧念的頭。

    顧念朝他露出個笑,隨后問他:“二哥,到底什么情況?”

    孫昊騏替她拉開車門,只是說了一句,“上車再說。”

    顧念上了車,眼巴巴的看著孫昊騏利落的發動車子離開這里。

    孫昊騏輕嘆了口氣,猶豫了一會兒后還是說:“我看到洛珈了。”

    “嗯?”顧念的眉頭輕輕皺起,聲音有些發緊,“所以……你叫我來干嘛?!”

    孫昊騏側頭看了她一眼:“在南非最大的鉆石礦上。”

    顧念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她不自覺的就想到了那年,那天,她看到的東西。

    顧念的嘴角往上扯了扯,聲音有些干澀:“二哥,我……和他沒什么關系了。”

    孫昊騏輕點著頭,又側頭看了她一眼之后說:“我知道,我找你來,是有別的事兒。”

    “什么事?”顧念的眉頭輕輕皺起。

    “他們要拿一大批鉆石回國,必須要阻止。”孫昊騏輕嘆了口氣,“不過官方不能直接插手,因為沒有證據,所以我必須得找到一個足夠有分量且能攪亂他們計劃的人。”

    “好吧,”顧念的眼底劃過了一抹厲色,“我該做什么?”

    孫昊騏看著她輕笑:“不急,你先休息一會兒,晚上我再和你詳細說。”

    顧念有些疲憊的點了點頭。

    這一路上,她想過無數種可能,卻偏偏沒有這樣一條。

    洛珈……

    她的眉頭緊皺了起來,徹夜未眠帶來的頭疼正在瘋狂的折磨著她。

    顧念拿出瓶水,從衣兜里翻出了兩顆藥吃下。

    孫昊騏瞥到她的動作,皺著眉毛問:“怎么了?”

    “水土不服。”顧念輕笑了一聲后回答。

    要是被她家哥哥知道她現在都快要把安眠藥止痛藥當飯吃了,怕是會把她吊起來打哦!

    孫昊騏當然不會相信她這話,擰著的眉頭始終沒有松開過。

    不過他沒再問,他相信,如果顧念想說,那早晚會告訴她。

    如果她不想說……

    不想說就不想說吧,何必因為這些事情再逼她?

    她已經很苦了。

    孫昊騏無聲的嘆了口氣,又狠踩了兩腳油門。

    顧念闔著眼,藥效很快就起了作用,她的頭腦漸漸清明了。

    她清了清嗓子,轉過頭對孫昊騏說:“如果直白一點兒,我把那些東西買了怎么樣?”

    孫昊騏扶著方向盤的手猛地一頓,他側頭瞪了顧念一眼,“你想什么呢?先不說他們會不會賣,就算是賣,你一個人吃得下?”

    顧念垂著眼睛,翻看著自己手機上的通訊錄,淡淡的說:“那你說……如果是Tiffany和梵克雅寶要買呢?”

    “……”

    孫昊騏就算再不了解奢侈品,也聽過這兩個珠寶行業的龍頭品牌。

    他清了清嗓子,轉而問她:“你說讓人買人家就買??”

    “試試唄。”顧念垂著眼睛說。

    孫昊騏不得不立即告訴了顧念他原本的想法:“其實,你只要偽裝成買家,把那個礦搞亂,引來官方的人就可以了。”

    顧念沉默了良久,終于緩緩地吐出了一句:“我不想見他。”

    孫昊騏瞬間噤聲。

    好吧。

    孫昊騏沒帶著顧念回軍營,而是找了個距離那個鉆石礦最近的一家酒店安排顧念住下。

    他這真的不是要試圖撮合顧念和洛珈見面。

    選擇這家酒店,僅僅是因為這里是最安全的。

    這里距離礦地近,來往居住的多是富甲一方的豪商,這家酒店的安全毋庸置疑。

    把顧念送到了,孫昊騏也沒立即離開,而是坐在她房間的沙發上問她:“禾寧和晚晚最近怎么樣?”

    顧念的嘴角揚起,說了一句“稍等”,過了會兒就拿著手機坐到了孫昊騏的身邊,給他看著自己手機里顧禾寧和顧晚凝呆萌萌的可愛照片。

    孫昊騏的嘴角微揚,專心致志的看著顧念的手機,時不時說一句“真可愛”。

    ?只是他沒能看太久,顧念的手機有了電話打進來。

    孫昊騏直接把手機遞回給顧念。

    顧念看了眼那上邊的名字,輕笑了一聲后接起。

    “喂,你好。”顧念有些漫不經心的模樣。

    電話那頭的人很客氣,笑聲中甚至帶著些許討好的意味:“嘿,Miya,你在哪兒呢?有沒有這個榮幸請你吃個晚飯?”

    顧念笑得瞇起了眼睛,聲音卻還是那漫不經心的模樣:“這兩天恐怕不行了,我在南非呢。”

    “嗯?南非?你難不成打算自己去挑選鉆石?”

    顧念笑得像一只小狐貍:“這個……可不好說呢,我有電話進來了,抱歉,先不說了。”

    顧念這話還真的不是托詞,她真的又有電話打了進來。

    孫昊騏坐在顧念的身邊,看著她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的打,說的話……

    都一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澳门百乐坊b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