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庫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三七五章 一夜魚龍舞(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庫] http://www.zibrt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程處默,程處亮幾個并沒有跟著老程去突厥,整日里閑得無所事事,到處惹是生非。

    李承乾原本以為和世家子弟吟詩作賦的是長孫沖等人,此時聽到那破鑼一樣的聲音才知道,程處默等人也參與在里面。

    “高明,快過來,再不過來咱們山寨的臉面可就保不住了!”盡管李承乾努力想要裝成不認識小程,但程處默卻不打算放過他,破鑼一樣的嗓音回蕩在整個玄都觀上空,毫不考慮他現在的樣子還有什么臉可以丟。

    被小程吼聲吸引了注意力的孔雯目光流轉,看著李承乾眼中笑意清晰可見,略帶著一絲調皮問道:“太子殿下,什么山寨啊?”

    什么山寨?李承乾一臉苦笑的將臉扭向一邊,對女孩討饒似的拱拱手,隨后又比了一個請的手勢,他是實在不知道怎么和孔雯說起當初那些胡鬧出來的齷齪事。

    像小廣場行了不大時間,李承乾已經帶著孔雯和李恪、李泰等人到走近了程處默和長孫沖一伙。

    結果還沒等他開口,就被兩人一左一右拖到了一邊,程處默用八米遠都能聽到的聲音小聲嘀咕道:“怎么樣?這段時間有沒有什么好詩搞出來?眼下兄弟們可全指望著你呢。”

    “是啊,表弟,是龍是蟲就看這一遭了,哥們兒幾個已經發誓,如果今晚不能在詩詞上蓋過他們,今后見面就要繞道走。”長孫沖跟在一邊隨聲附和著,如果李承乾今晚不來,他就是對付那些世家子弟的主力斗士,這讓他很是緊張。

    斗不過對方自己丟臉是小事,如果讓老頭子長孫無忌丟了面子,等到平滅突厥,長孫老狐貍回來之后很可能會扒了他的皮,畢竟老狐貍是極端的現實主義者,很反對那些沒有自知之明的做法。

    不過李承乾這一次卻沒那么好說話,夾在兩人當中搖了搖頭,沉聲說道:“今天的事情我不會管,你們自己惹出來的麻煩自己處理。”

    長孫沖被李承乾說的臉色發苦,抽著一張臉解釋道:“別,別呀!表弟!這次的確是我們不好,提前沒通知你,但我們也沒想到他們會請幫手,這不是沒防備么。”

    “是啊高明,幫幫忙,最多下次哥哥多給你和小四創造機會!”程處默十分無恥的說著,毫不顧忌一邊氣的柳眉倒豎的程小四,言談中把老程的不要臉發揮的淋漓盡致。

    李承乾不為所動,沉著臉說道:“表哥,處默,你們兩個不是小孩子,做事就算不知三思而后行,也要明白量力而行的道理,所以這一次我不會幫你們,算是給你們長個教訓吧!”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在大唐講求的就是個等級分明,只要李二一天沒有廢太子,那么李承乾就是大唐的儲君,程處默、長孫沖他們就是臣子。

    李承乾作為一個帝國的儲君,總不能一直讓未來的手下牽著他的鼻子往前走,所以……到了該立威的時候了,應該讓這幫家伙們知道誰大誰小,誰才是君誰才是臣。

    兩次拒絕之后,程處默和長孫沖徹底傻眼了,先算萬算什么都算計到了,就是沒算到李承乾會不答應。

    尷尬間,一個很有磁性的聲音自世家子弟圈子里傳出來:“長孫兄,程兄,你們商量的如何了?”

    商量個屁,長孫沖和程處默心有不甘的對視一眼,最后小程同學狠命的撓了撓腦袋,很光棍的說道:“今夜比試吾等認輸!”

    “咦?這卻是怪了,小生明明看到兩位叫來援兵,為何不戰而降?莫非是還沒有準備好?”那磁性聲音的主人似乎并不想就此放過程處默等人,依舊不依不饒,字里行間甚至隱隱將矛頭對準了李承乾。

    是以一時間幾乎所有目光都轉向了已經回到孔雯身邊的李承乾身上,低低的議論聲開始彼此起伏響起,不用聽都知道一定沒有什么好話。

    不過李承乾卻好似沒有感覺一般,徑直來到孔雯身邊,俊秀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不好意思,讓小雯久等了!”

    “沒,沒什么!”孔雯姣好的面容閃過一絲緊張,眼睛不斷的瞥向世家子弟的那個方向。

    “怎么了?有熟人還是感覺不舒服?”來自于后世的李承乾并不覺得關心一下女孩子有什么不對,見孔雯緊張得要命,便不由自主的問道。

    “我,我哥在那邊!”孔雯借著二十七的身體遮擋,用眼神給李承乾示意了一個方向。

    “沒事,你就說是大妹邀請你的。”李承乾眼都不眨,謊話張口就來。

    說謊這樣的事情似乎已經變成了李承乾的一種本能,必要的時候完全可以做到整個聊天過程一句真話沒有。

    和孔雯的三五句對話,代表著李承乾對那個聲音的漠視,這樣的做法讓對方有些覺得丟了面子。

    所以在李承乾打算帶著孔雯和弟、妹們離開的時候,聲音的主人主動攔在了一行人的前面:“小生鄭秋林見過太子殿下。”

    “唔,好的,你起來吧。”李承乾看都沒看來人一眼,裝出和孔雯說話的樣子,隨意的對一個大概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擺了擺手。

    像這樣沒事找事的家伙,李承乾一貫秉承圣人教誨‘以直報怨’,既然想踩著他上位露臉,那就別怪他下狠手。

    果然,姓鄭的青年被李承乾漫不經心的態度氣的面色通紅,梗著脖子問道:“太子殿下可是看不起吾等?”

    “是的。”李承乾沒有一點猶豫,直接點頭承認,隨后又說道:“好狗不擋路,麻煩你讓讓。”

    攔路之人一身制式長袍,看上去應該國子監的學生,而學生是最經不起蠱惑的一群人,估計這家伙應該是被那些世家子弟利用了吧,當然,根據其姓氏,也有可能這家伙也是世家子弟。

    不過這些和李承乾沒什么太大關系,就算是國子監學生,沒經過科舉考試也依舊是白丁一個,完全沒有必要在乎。

    另外,一個能被人蠱惑,想要踩著當朝太子上位的人,李承乾認為即便過了科舉也是個一無是處的書呆子,同樣沒有必要去顧及其臉面。

    就在鄭姓青年有些下不來臺的時候,有一個青年從后面轉了出來,有些詫異的看著李承乾身邊的孔雯:“小妹,你怎么在這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澳门百乐坊b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