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庫 > 妖孽狂醫 > 第2469章 shirley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庫] http://www.zibrt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搞定了吳明玉后,陳秀媚和冷鳳沒有在連城多做耽擱。

    她們當即就離開了遼東往北面的吉省去了。

    連城這邊,吳明玉一直被看押在那個海軍基地里,也只有在這里,她的安全才能得到保證。

    且不提吳明玉的安置問題,陳秀媚和冷鳳這對組合一路往北,不管是遼東之后的吉省,還是吉省之后的黑省,都可以用摧枯拉朽來形容。

    東北三省聯系本來就挺緊密的,遼東地下世界里發生的事,傳播的速度絕對比陳秀媚他們的步伐要快得多。

    吳明玉這個遼東地下**聯盟的盟主,也算是這地界上數得著的大梟了,除了已經涼透的劉正陽、崔圣雄,還真找不出來一定就比吳明玉牛逼的主兒。

    至于當初犯到李鋒手里那個孔殿軍,要不是背后杵著碧落黃泉這個國際型的殺手集團,頂多也就算是個臭魚爛蝦。

    吳明玉栽在了勒天不夜城那個三姐手里的消息,讓整個東三省的地下人物都人心惶惶。

    也就半年多前吧,勒天不夜城那個鋒哥突然出手端掉了崔圣雄、孔殿軍,隨后又拿下了劉正陽,已經把整個地下圈子踩在腳下了。

    地下人物們一提起“李閻王”,都有種談虎色變的感覺。

    時隔半年,陳秀媚又跑來搞事了,一來就拿了吳明玉祭旗。

    于是在陳秀媚還沒走出遼東,又因為順手擺平了兩個天下錢莊的貸款客戶而稍作耽擱的時候,“女羅剎”的名號又已經傳遍了東三省的地下世界。

    在這些地下人物的心里,勒天不夜城已經成了陰曹地府,是不能招惹的存在。

    而在這陰曹地府里頭,有兩個人,一個李閻王,一個女羅剎,又是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

    可想而知,陳秀媚隨后的吉省和黑省之行,是出乎意料的順利。

    有吳明玉的前車之鑒,就算是鐵頭娃也得掂量掂量,自己那鐵腦殼會不會一個照面就被別人拿火給融掉。

    就在陳秀媚和冷鳳這對組合在東北摧枯拉朽,攻城拔寨的時候,南方那邊,玉玲瓏在聶開山這個頂尖高手大保鏢的輔佐下,同樣也是勇猛精進,大肆斂財。

    玉玲瓏知道,自己這一次給李鋒賣力擺平天下錢莊那些貸款客戶,根本目的還是為了給自己的集團斂財,壯大自己這個勢力的資本實力。

    原本在幾個王級勢力中,她就是最窮的那一檔。

    沒辦法,她底蘊不深,起來得太快,別說跟其他的王級勢力比,就是一般的大梟都比不了。

    所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在這之前,玉玲瓏總有那么點空中樓閣,花架子的感覺,本集團的實力,更多還是因為聶開山這個頂尖高手的原因。

    所以這一次,玉玲瓏是卯足了勁要拿天下錢莊的財富,壯大自己的實力。

    南方除了玉玲瓏以外,也還是有不少大梟的。

    天下錢莊的貸款客戶里,大多數當然都是這些大梟,除此之外就是一些跟地下圈子沾邊兒的人。

    要是純憑武力的話,效率肯定不高。

    所以在大致的方略上,玉玲瓏跟陳秀媚一樣,也選擇了分潤利益,好處共享的策略。

    比如在粵省那邊,她就給自己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合作者,由對方去做說客,幫她說服那些貸款客戶,得到的好處大家按照一定的比例分。

    于是玉玲瓏在粵省那邊的行動,竟然是出奇的順利,甚至都引起了一直關注著兩邊進展的李鋒的好奇。

    因為李鋒去過粵省,他也知道,粵省那些人是相當不好惹的,而且情況也特別的復雜。

    玉玲瓏能在那里如魚得水,實在出人意料。

    所以他還特意找了玉玲瓏打聽,好奇的問對方是找了誰合作。

    結果玉玲瓏說出了一個老熟人的名字,這確實是李鋒的老熟人了,因為對方竟然就是季家的那位大小姐季如蘭。

    得知玉玲瓏找了季如蘭合作,李鋒就一點不奇怪這妞兒為什么會那么順利了。

    這位千金大小姐的家世在那里擺著,她發了話,誰不小心掂量掂量啊。

    天下錢莊是不好惹,但到了人家季大小姐那里,管你是什么天下錢莊天上錢莊,通通算個屁。

    李鋒釋然了,只不過仍舊有些好奇,玉玲瓏跟季如蘭這兩個女人,一個是地下世界里混的女大梟,一個卻是頂級豪門的千金小姐,明明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又是怎么牽扯上的。

    而且季如蘭也不是個缺錢的人,現在季家一半兒的生意都是她在打理的,怎么就會放下身段,跟著玉玲瓏去地下世界里恰爛錢呢。

    當然,對于人家兩個女人間的私事,李鋒心里八卦歸八卦,倒不會無聊到主動去打聽。

    總之,兩個女人在兩條戰線上的行動都很順利,順利得出乎了李鋒的意料,這倒讓李鋒有些汗顏了,因為現在好像就他一個人無所事事。

    雖然大家分頭行動之前就說好了,李鋒的任務就是坐鎮魔都,扯虎皮做文章,利用文化和旅游局那個專案組,打擊天下錢莊暗地里經營的那個文物走私網絡,其實是故意制造煙霧彈,以此吸引天下錢莊的注意力。

    但自從吳明玉那件事情出了后,天下錢莊已經知道了李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么李鋒這邊雖然仍舊在調查天下錢莊參與文物走私的事。

    但這件事其實對于整個大局來說,已經沒有那么至關重要了。

    反倒是陳秀媚和玉玲瓏那兩條戰線開展得如火如荼,也徹徹底底的打在了對方的七寸上,讓天下錢莊難受得要死。

    天下錢莊在察覺到上面要向他們動手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撤離華國的打算。

    而在李鋒被派到魔都之后,這種打算就更加迫切了。

    為什么沒有立即走人?

    實在是天下錢莊舍不得那么一大攤子。

    辛苦經營十幾年,搜刮了數不清的財富,誰甘心就這么光溜溜的走掉啊。

    所以臨走之前,天下錢莊想再度搜刮一筆,至少要把那些大額貸款客戶的貸款全部收回來,再一走了之。

    可現在,陳秀媚和玉玲瓏在南北方的動作,恰好就戳中了天下錢莊的痛處。

    天下錢莊這邊,當然想要拼命的阻攔兩個女人的舉動,請赫卡忒集團去殺陳秀媚就是天下錢莊的反制措施。

    可天下錢莊也沒想到,赫卡忒集團和東京賭博集團都對李鋒的力量一無所知,根本就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只是隨口吩咐吳明玉去干這件臟活兒。

    于是陳秀媚沒有被殺掉不說,吳明玉倒是栽了進去,又是十五個億的貸款揣進了對手的腰包。

    現在,陳秀媚和玉玲瓏兩邊都已經有了防備,陳秀媚身邊有冷鳳率領的龍部隊戰士保護,玉玲瓏身邊更有聶開山這尊頂尖高手。

    在兩邊都有所防備的情況下,想再進行刺殺是不可能了。

    甚至對天下錢莊來說,與其弄死這兩個女人,不如直接弄死李鋒呢,直接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可這也只能想想而已,上次讓趙黃庭這個頂尖高手帶人去截殺都沒成功呢。

    所以現在天下錢莊唯一能阻止對方的辦法,就是派出在各地的業務經理,頻繁和各地的貸款客戶聯系,催促他們盡快還款。

    可少則幾千萬多則上億甚至十幾個億的貸款,哪是說還就還的。

    雖然天下錢莊之前弄死了幾個想賴賬的家伙,震懾住了那些客戶們,大部分的客戶都已經答應要還錢了,可當時雙方約定的也是兩個月內盡量還清。

    兩個月的時間已經算是很緊了,那些客戶們湊錢肯定是需要時間的。

    天下錢莊再怎么干著急,也只能等著,不然就是把刀架在人家脖子上,人家兩手一攤,沒錢就是沒錢。

    所以,李鋒他們這次的行動確實是打中了天下錢莊的七寸。

    陳秀媚和玉玲瓏行動的這個時間點太過巧妙,如果是一兩個月之后再跑去找那些貸款客戶,讓他們拖延還款,或者直接當老賴,恐怕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把錢還清了。

    更讓天下錢莊難受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哪個客戶已經被陳秀媚擺平,哪個客戶又沒答應。

    當然,吳明玉就不用說了,整個人都直接消失了,天下錢莊也知道,這娘們兒肯定已經被對方擺平了,因為他們也察覺到,吳明玉名下的股權不動產之類的已經開始在出手變現。

    知道歸知道,但他們也拿吳明玉沒辦法,那娘們兒被關在海軍基地里,誰敢沖進去搶人?

    一個吳明玉就算了,她那十五億雖然多,但沒了就沒了吧。

    但天下錢莊之后派出的業務經理在聯系諸如連城那個曾老板這些人的時候,對方嘴上倒是說得好聽,什么肯定不會拖欠貸款,兩個月的約定期限到了后,肯定會如期如數的歸還。

    跟曾老板一樣的人很多,但一個還好,個個都是這么回答的時候,天下錢莊就明顯察覺到不對勁了。

    因為根據天下錢莊那邊派去盯梢陳秀媚和玉玲瓏的人匯報,這些客戶也大都已經被那兩個女人找上門過了。

    至于這些客戶到底有沒有被那兩個女人擺平,還真就不知道。

    因為大多數人都是一樣的說辭,真假難辨。

    甚至天下錢莊還識破了一個客戶的謊話,直接派人綁了對方,一番嚴刑拷打之后,對方招供說,他其實已經答應了陳秀媚的條件,到了還款期限的時候,他就會被當地有關部門帶走調查,直接人間蒸發。

    就連陳秀媚那邊開出的分成條件,天下錢莊也都知道了。

    現在這場狙擊戰和反狙擊戰,雙方幾乎已經是擺明了車馬的開戰了,雙方在彼此眼里都沒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甚至陳秀媚和玉玲瓏兩邊都已經察覺到天下錢莊在盯著她們的行蹤,不管坐飛機還是坐高鐵,不管住酒店還是到哪里消費,天下錢莊總是想方設法搞到他們的記錄。

    而兩個女人也很光棍,既然都這樣了,那索性就不再隱瞞了,哪怕是去找那些貸款客戶的時候,也都是大搖大擺的找上門去。

    難受的是,天下錢莊愣是毫無辦法。

    那么多貸款客戶,不可能全給綁架了吧,事實上他們綁架了第一個客戶的時候,陳秀媚那邊就提醒其他的客戶了要小心了。

    有些客戶實在擔心自身的安全,甚至還提出申請,希望盡快被帶走調查,反正就是這么搞笑。

    到了現在,天下錢莊甚至都不知道,約定的還款期到來后,自己到底能收回多少貸款了。

    這種明知道對方底牌,卻無處下手的感覺,讓坐鎮在391大廈里的shirley楊難受得抓狂。

    她始終都想不明白,隔壁那個該死的李鋒,是怎么想出這種招數的,不但無恥無賴,還很惡心人。

    “對方這一次的手段實在是很高明啊,長見識了,我越來越體會到地下世界的有趣了。”

    宋志南一如之前那樣,梳著精致油頭,戴著金絲眼鏡,有些懶散的坐在一張椅子上,說話的同時,也不忘欣賞shirley楊那精致的面容。

    “你就別說這些風涼話了,我讓你走又賴著不走,不如幫我想想辦法。”

    shirley楊沒好氣的說了一句,靠在辦公椅上,抬起雙手按摩有些疲憊的雙眼。

    宋志南搖了搖頭:“我之前就說了,對方本來是打算瞞著我們的,但既然被我們發覺了,索性就不再遮掩,變成了堂堂正正的陽謀,偏偏還讓我們無處下手,我也沒辦法。”

    “更何況,人家這一次用了招火燒連營,現在我們起火的地方,可不止這一處。”

    宋志南所說的起火地方不止一處,是指天下錢莊的貸款客戶出現問題的同時,存款客戶那邊也開始出岔子了。

    從前幾天開始,陸續有幾個在天下錢莊有著大額存款的客戶聯系到了他們,然后取走了自己的存款。

    對于天下錢莊而言的大額存款,肯定都是以“億”為單位的。

    雖然現在還只是幾個客戶取走自己的存款,但卻已經引起了天下錢莊的警惕。

    因為天下錢莊把這幾個客戶仔細捋了一遍后,發現他們似乎都跟李鋒能扯上點關系,也就是說,這幾件看似很正常的舉動,或許就是李鋒那家伙在背后搞鬼!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澳门百乐坊b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