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庫 > 豪門寵婚:帝少老公請就擒 > 第1762章 計謀一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庫] http://www.zibrt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他西裝革履,一月未見,更加的沉穩內斂,氣質卓然。

    明明才二十三歲,面容還顯得年輕稚嫩,可是那一雙眼睛,仿佛歷經了世間滄桑,看透了一切,盛著一汪看不懂的琥珀。

    黑色的條紋西裝穿在他身上有些沉重,顯得有些壓抑。

    但也顯得他更為俊朗帥氣。

    又見面了,顧希。

    “念暖……顧小姐……”

    話一出口,他意識到不對勁,立刻改口。

    “我倒忘了,你之前在顧家和顧小姐還是兄妹兩。”

    喬治娜歪著腦袋說道。

    “你是不是欺負人了?”顧希問道。

    “我可沒有,我很乖,沒找人麻煩。我看上了這款禮服我都沒要,因為她們先看上的,哼,你就知道誣陷我。”

    她雙手環胸,歪著腦袋不理他,看樣子是生氣了。

    顧念暖立刻說道:“的確如此,喬治娜小姐改變了很多,讓我有些驚訝。起初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現在看出來了,這是……愛情的力量嗎?”

    “愛情的力量?”

    喬治娜喃喃的念叨,好像也是,如果自己不喜歡顧希,鬼才會想到改變呢。

    看來,她真的很喜歡他,所以改變以前二十多年的習性。

    只要他喜歡,自己再怎么辛苦,似乎也沒什么。

    “你購買禮服,是參加什么宴會嗎?”

    顧希岔開了這個話題。

    “我哥和念暖姐姐要訂婚了,我們一起舉行訂婚禮。”

    “哦?是嗎?你們什么時候?”

    “十月三號。”

    “好巧啊,我們也是十月三號。利昂,你說這是不是緣分。”

    “是……是緣分。”

    顧希眼底的眸色有些暗淡起來,深深地凝睇在她的身上。

    顧念暖平靜的看著他,沒有任何膽顫怯懦。

    他們此刻,心胸坦蕩,沒有任何藏著掖著的。

    哪怕不能在一起,也會祝福對方。

    “那……真的恭喜了,雖然我離開了顧家,但畢竟欠了顧家的恩情,我會好好給你準備禮物的。我突然想起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顧希不敢再逗留下去,怕感情沖破理智,自己會變得不冷靜。

    他帶著喬治娜離開。

    兩人上車后,喬治娜狐疑的說道:“為什么我覺得你們之間怪怪的,聽聞你們曾經在一起過,該不會是真的嗎?”

    “沒有的事,不要聽別人亂嚼舌根,尤其是墨權。”

    她吐了吐舌頭,縮了縮腦袋:“你怎么知道是墨權說的?”

    “你不要聽就是了,今天你做得很好很乖,獎勵你帶你去海邊吹風吃飯,好嗎?”

    “好呀好呀。”

    喬治娜開心的手舞足蹈,像個孩子一樣。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也沒想象中那么討厭喬治娜,改掉那些臭毛病后,她更像個孩子。

    乖巧的遵從老師布置的任務,偶爾完不成、累了也會耍脾氣,但很快也就消失了。

    氣來得快消得也快。

    整整一天,顧希都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想著十月三號念暖也要舉行婚禮的事情。

    他想要送給她一份禮物,無與倫比的禮物,以后自己很可能再也不能給她送禮物了。

    ……

    是夜——

    顧寒州來到了他的私人莊園。

    顧希已經調出了所有墨爾德的機密文件,但發現有一小部分的文件,不論黑客怎么努力,都無法打開,似乎里面藏著關乎于皇室寶藏的秘密,也是墨爾德最后退路。

    墨爾德是服務于路易皇室的,因為查理上位后,很快易主,本該皇室世代相傳的富貴,也從這兒斷了。

    除了死去的查理,唯一知道這個秘密的,也只有墨爾德的人了。

    可哈爾從未提及此事,哪怕已經提到了讓他上任總裁,成為家主,都未曾提到寶藏一說。

    “如果墨爾德真的知道這寶藏,那么就算現在打敗了,他們很快也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如果不能一擊致命,就要慎重對待。”

    “皇室那邊有什么動靜嗎?”

    “倒也沒什么,只不過凱特林和皇室來往頻繁了點。以前簡叔叔對外界的事情不感興趣,但自從墨爾德崛起后,皇室感受到了壓力,兩人之間的來往就密切了,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皇室密不透風,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出來,哈爾也一直提防著。”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以收購顧氏為名義,然后調動大量資金,我會想辦法把這筆錢轉走,到時候墨爾德內部就會出現資金鏈短缺的問題。”

    “等爆發這個問題后,我會想辦法把這些機密項目都處理掉。我的人已經安插在墨爾德上下,高層那些人,我會想辦法劫持住他們的家人作為威脅。”

    “哈爾沒有害我的心思,他只是立場不同,他是墨爾德的家主,希望墨爾德繁榮昌盛,更加壯大而已。等事情平息,我想帶他走。”

    “他是你親生父親,你無論怎樣為他著想都是應該的。你做這些太冒險了,讓我來吧,即便不用你從中作梗,我也有辦法擊潰哈爾。”

    “可是我這樣是損傷最小的方法,不費一兵一卒,從內部垮掉。如果是父親你來,肯定會折損人員的。不論是你還是幾個叔叔,他們誰受傷我都不愿意看到。”

    “你們都是拖家攜口的,家里有老婆孩子需要你們。我孑然一身,后輩而已,我死了……沒什么的。”

    說到最后,他的眼睛黯淡無光。

    “胡說,你也是我的兒子,你要是沒了,你母親會好過嗎?你既然還認我這個父親,我就不會讓你去送死,你先按兵不動,過幾天你就會知道我想做什么了。”

    “那……好吧,等我和喬治娜訂婚后,我就會找機會動手,父親,我給你的時間也只有這短短一周,如果我看不到你的方案,我就要用自己的方案了。”

    顧希堅定地說道,他已經制定了周密的計劃,就等著顧寒州一聲令下。

    他一個人的性命算得了什么?

    顧寒州知道他性子倔強,攔都攔不住,看來自己只好加快行程了。

    他從莊園離開,卻發現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澳门百乐坊blf